Otto 文集

把写的随笔之类的东西都堆进来,等攒够字数了出本书hhhh

月夜奇遇

天空黑得过于纯净,没有一颗星星,也看不到云的纹理,显得很不自然。远处静静挂着一道细而锋利的残月,稍稍泛着点辉光。 我跟着她快步跑在海边的小路上。空气清冽而不潮湿,脚下的土路蜿蜒在浅浅的草地中,散发出甜甜的...

0 评

论痛苦

痛苦是难以减免的,也是很难逃避的。对我来说最好的方法是去感受痛苦,而不是去对抗它。坐下来静下心去体会自己的所有伤心和难过,不要逃避,不要烦躁,静静地感受自己的情绪,接纳自己的情绪,允许自己笼罩在低落中。最终...

0 评

加速的日子

大概从初三开始,我的生活就开始加速了。 初三那年,仿佛只有一个学期的长短。 而高中三年,仿佛只过了几个月的时间。 转眼大学生活就过半,却仿佛仅仅几天。 而且我感觉得到,明天会过得更快。 我拼了命地...

0 评

为什么不开心

因为一边喝巧克力牛奶一边吃着饼干 因为工人乘着吊车在树上挂了红灯笼 因为粘稠的雾气弥漫在树林间的小径 因为踩到翘起的地砖发出吱呀的声音 因为红色跑道上三三两两的人在奔跑 因为那半黄的叶子缓缓落下擦...

0 评

性别

𝓦𝓱𝓪𝓽 𝓲𝓼 𝓶𝔂 𝓰𝓮𝓷𝓭𝓮𝓻 ? 越来越觉得很多事情其实都不是非黑即白的,而且也没办法说得清楚它到底处于黑白之间那个位置,因为连黑白两个极端位置的概念也是模糊的。比如性别。 在生物上,我们用拥有Y染色体与否来区分人...

0 评

思维的成熟

思维的成熟是思维维度逐步增加的过程。 在还是婴孩的时候,我习得了事物是分好坏的。好的事可以做,不好的事不能做,做了不好的事要受批评。 几乎在整个童年,我对事物的认识都是非黑即白的,并且热衷于评判一个事物...

0 评

夏末夜雨

纱帘隔窗惹淅沥 鸣虫草间争高低 凉风浸门释浓热 长吹鼻息落草席

0 评

彼岸花

红顶绿枝曼 花周伴黄珠 石阶砌朱沙 蒜果生雅华

0 评

暑假回家途中

我还记得去年夏天——高三的暑假,刚刚加入18级新生群,学长们经常提起重庆的夏天多么炎热多么难熬。 去年下半年,我说秋冬的重庆就是个阴云包子。其实春夏的重庆还是个阴云包子,直到走,重庆还是像个扭扭捏捏的妞儿,不...

0 评

杂诗

雾薄灰云厚 湿凉透衣袖 只人小径走 虫响脚左右

0 评